三分彩五码欢迎您的到來!

中國楹聯論壇

 找回密碼
 中文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總共2315條微博

動態微博

查看: 3390|回復: 4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聯理爭鳴】弘揚古法是完善對偶理論的必由之路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5-10-6 18:05:2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read_mode!
【聯理爭鳴】弘揚古法是完善對偶理論的必由之路
       ——古今對偶法則的比較研究   
       湖南益陽 孫則鳴  


   按:本文已在中國楹聯學會會刊《對聯文化研究》總第27期2016年2月刊出。本人以前的有關論文觀點與本文相悖者均以本文為準。
  
  古人根據語義學的“字類一致”對對子,簡稱“對類法”;今人則根據語法學的“兩個一致”〔詞性一致和結構一致〕寫對偶。事實證明,今法并不完全契合古今優秀偶句創作實踐;前幾年我和一些同人對此進行了批評,并主張古法與今法互補,以便填缺補漏〔1〕。中國楹聯學會編寫的《聯律通則》基本上采納了我們的觀點和方法。
  我深知這種填缺補漏的方法不得究竟。我所見到的有關論文〔包括本人的〕全都是二手資料的再研究;這種炒現飯式的方法是很難窺其全豹的,片面性在所難免。
  近幾年我有緣仔細研究了古代對偶理論專著《縹緗對類》和《對類》之后,有了全新的認識:語法功能的對稱根本不屬于對偶修辭的“對稱美”范疇,“兩個一致”與古代優秀對偶創作實踐的偏離已經達到了系統崩潰的程度;其大方向完全錯了,用來指導對偶,無異于南轅北轍。光靠修修補補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的;唯有在現代語義學的指導下,重新整理改進古代對類法則,才是完善對偶理論、促進對偶創作的必由之路?!?。
  本文將分“今法之弊”和“古法新銓”兩部分討論。純屬一己之見,不當之處在所難免,歡迎大家批評指正。
  
  上篇 今法之弊
  
  古法只要相對應的漢字符合“字類一致”就是合格對偶;“虛實死活”大類一致就是寬對,進一步連“天文、時令、顏色”之類的小類也一致就變成了工對?! ?br />   今法必須同時保證“詞性一致”和“結構一致”才能合格。今法只管寬對,工對完全依賴古代“小類一致”法。因此,今法的作用僅僅與古法“虛實死活”寬對法則相當。
  語法分析法存在三個致命的弊病。
 
  一、“詞”之弊
  
  今法的基本對稱單元是“詞”,由于“詞”還有兩個相鄰的語法單元“語素”和“詞組”,會遇到無法解決的弊?。?br />   
  
  按今法,“語素、詞和詞組”只能自對,絕對不能互對,否則就不符合“詞性一致”法則。然而,古代優秀偶句里三者互對的現象相當普遍。以“四壁云山九江棹,一亭煙雨萬壑松”〔江西廬山御碑亭〕為例,地名“九江”是合成詞,“萬壑”是詞組;語素與詞、詞與詞組互對了。又如:“風景”〔合成詞〕對“云山”〔詞組〕,“紅桃”〔詞組〕對“白果”〔合成詞〕,“柳葉”〔詞組〕對“梅花”〔合成詞〕,“乾坤”〔單純詞〕對“日月”〔詞組〕“白花山”〔地名〕對“黃葉地”〔詞組〕,“漢陽樹”〔詞組〕對“鸚鵡洲”〔地名〕…… 類似的例子舉不勝舉。
  根據“詞性一致”法則,它們全都失對了;可在“字類一致”古法里不但合格,而且全都是工對:“九”和“萬”是“數目字”相對,“江”和“壑”是“地理門”相對。余可類推。單純只看基本對稱單元,今法就有嚴重以偏概全的弊病,古法就無此缺陷。
  由此可證:對偶的基本對稱單元決不可能是語法學的“詞”,只可能是語義學中的音形義三位一體的“字”。
  基本對稱單元是對偶形式體系的基礎,基礎不牢,大廈崩塌在即。
  
  二、“詞性一致”之弊
  
  今法“詞類〔性〕一致”與古法虛實死活“字類一致”的作用是等價的?!疤搶嵥阑睢睂嶋H上只有“實字、活字、死字”三類〔見下篇〕,它們與現代十一個詞類有大致的對應關系。從《縹緗對類》的虛實死活標記可知:
  實字大致對應方位名詞之外的其它名詞〔以及名詞性語素和詞組,下同〕;
  活字只對應動態動詞,不包括靜態動詞;
  死字不但囊括了語法學的“形、數、量、代、副、介、連、助、嘆”九個詞類〔按:嘆詞一般獨立成句,書中暫時還沒有發現實例〕,還包括了方位名詞和靜態動詞。
  根據“死字對死字”法則,此十一個現代詞類應當可以互對,根本不遵守什么“詞性一致”,這在《縹緗對類》里是有大量例證的:
  〔一〕《縹緗對類》“通用門”是虛字字類,以死字為主,有少量活字;因其通用于所有小類,故名“通用門”。
  “一字類”下分七個亞小類,除“來去第三”是虛活字外;其余六個是虛死字,無一例外地包含多種現代詞類,最多可達五個之多:
  △“高遠第一”里有:①形容詞:高、崇、遙、遠、大、厚……;②靜態動詞:垂〔原注:下垂〕、勝〔原注:克也〕、斷〔原注:不連〕、逼〔原注:逼迫〕、達〔原注:通也〕?! ?br />   △“無有第二”里有:①靜態動詞:有、無、伸、縮、消、虧、得;②形容詞:難、易、真、假、多、少、乏。
  △“如似第四”里有:①靜態動詞:如、似、若、像、比、擬、類、肖、匹;②形容詞:同、殊、異;③副詞:俱、幾〔原注:近也〕、庶、猶、皆、凡?! ?br />   △“乎也第五”里有:①助詞:乎、歟、也、爾、耳、矣、已;②連詞:之、但、而;③介詞:於、于;④副詞:乃、只、亦、則;⑤代詞:其、是、彼、厥、或?! ?br />   △“初乍第六”里有:①副詞:初、才、將、曾、徒、頻、俄、還、乍、始、全;②形容詞:新、全;③靜態助動詞:欲。
  △“宜稱第七里有:①靜態助動詞:宜、當、應、須、能、可、待、要、肯;②副詞:豈、卻、匪、況、休、姑、寧、盍、頗;③連詞:故、雖;④代詞:何、惡、那、胡、安;⑤介詞:于、為。
  △死字“數目字”自成一類,以數詞為主,還包括形容詞“群、諸、孤、獨、雙、扁〔舟〕”以及副詞“再、一、三、萬”〔如“一別”對“千年”,“一”是副詞,余可類推〕。
  △對應方位名詞的“方位字”是虛死字,同樣可以與多種其它詞類的死字相對〔實例見下〕。
  這些小類和亞小類是工對的依據,《縹緗對類》以及所有古籍均無死字互對必須有附加條件的論述,可見死字是無條件可對的。這在通用門“二字類”的虛死字里可以得到證明:
  〔二〕通用門“雙虛死”兩字類有三十個亞小類,均有詞性不同且語法也結構不同的實例;不同結構從兩種到五種不等。試以三個亞小類為例:  
  △通用門“渾如恰似第十七”〔雙虛死〕,有兩種不同語法結構: 
  真如、多同、罕同、酷類、多如——狀中結構,形容詞+靜態動詞;
  應如、應殊、可比、應擬、可擬——合成謂語,靜態助動詞+一般靜態動詞;
  正如、不如、未如、莫若、正似——狀中結構,副詞+靜態動詞;
  △通用門“渾無僅有第十八”〔雙虛死〕,有四種不同語法結構:    
  可有、可無——合成謂語,靜態助動詞+靜態動詞;
  都無、非無、又有、更有——狀中結構,副詞+靜態動詞;
  誠多、甚多、不少、最少——狀中結構,副詞+形容詞;
  多有、少有、真有、良有——狀中結構,形容詞+靜態動詞;
  雖無、雖多——無語法結構,連詞+靜態動詞〔或形容詞〕;
  何有、焉有、哪有——主謂結構,代詞+靜態動詞。
  △通用門“便宜雅稱第二十”〔雙虛死〕,有五種不同語法結構:
  便宜、還宜、正是、果是——狀中結構,副詞+靜態動詞;
  好是——狀中結構,形容詞+靜態動詞
  何妨、何緣、誰肯——主謂結構,代詞+靜態動詞;
  最好、正好、不好、還好——狀中結構,副詞+形容詞;
  又還,不惟、豈唯、決非——無語法關系,副詞+副詞;
  恐非——無語法關系,靜態動詞+副詞
  雖是——無語法關系,連詞+靜態動詞  
  正因、必因、都因,只因——無語法關系,副詞+介詞;
  多為——無語法關系,形容詞+介詞
  想因、應自——無語法關系,靜態動詞+介詞;
  是皆——無語法關系,代詞+副詞;
  多因——無語法關系,形容詞+介詞;
  不因、豈緣、不緣——無語法關系,副詞+介詞
  為緣——無語法關系,連詞〔抑或之意〕+介詞
  因何、憑何——介賓結構,介詞+代詞
  又何——無語法關系,副詞+代詞;
  何太——無語法關系,代詞+副詞;
  想是、應是、應宜、應堪——合成謂語,靜態動詞+靜態動詞。
  △數目字也也有類似情況。例如:“無雙第一第五”〔雙虛死〕:無雙、成雙、為三、成千、能群、過多、許多、極多、不多、不群、不孤、非一、若干、若干、第一、得一、有一、不二、次五、第五、足萬、滿百、凡百、唯一?! ?br />   先看第一字:“無、為、能、成、得、有”是靜態動詞,“不、非、過、極”是副詞,“第、凡”是助詞。再看第二字:“三、一、二、百”是數詞,“雙、多、孤”是形容詞,“群”是名詞。它們的語法結構也不盡一致,“無雙、成雙、有一”是動賓結構,“第一”是附加式,“不二、不群、非一”是狀中結構?!  ?br />   △方位字也有類似情況,如“節令門”“春初夏末”:“春中、秋中”〔定中結構,第二字為方位詞〕可對“夏長,夜久〔主謂結構,第二字為形容詞〕、夜靜、冬暮、歲終〔主謂結構,第二字為靜態動詞〕”?!?br />   由此可證,對應死字的這十一類語法詞類,根本不遵守什么“詞性一致”法則,完全可以隨意互對。
  〔三〕《縹緗對類》書末有部分作為范例的成聯,其中同樣充斥著類似情況的范例,請參見附件一。試分析三例的語法結構:  
  圣人之道高如天,不〔副〕可〔動〕及也〔助〕,
  君子之交淡如水,久〔形〕而〔連〕敬之〔代〕。
  上聯的“不〔狀語〕可及〔合成謂語〕也〔語氣詞,不作成分〕”是個單句;
  下聯的“久而敬之”是緊縮復句,意思是“相交久了,就會敬重對方”;“久”是第一單句的補語,“而”是關聯詞不作成分;第二單句“敬之”為“動賓結構”。上下聯語法結構迥異。
  
  月明星稀鵲南飛,無〔動〕枝可〔動〕依方〔副詞〕信投林之不易;
  夜靜水寒魚不餌,滿〔形〕船空〔形〕載應〔助動〕知下釣之實難。
  上聯“無枝”是動賓關系,“可依”是合成謂語,其中“枝”是兼語;下聯“滿船”是定中關系,“空載”是狀中關系,“滿船”作“空載”的主語;“方信”是狀中關系,“應知”是合成謂語。上下聯語法結構迥異
  
  相如沽酒酒誰〔代〕沽,其志姑〔副〕以〔介〕寓酒,
  巢父飲牛牛不〔副〕飲,其道可〔動〕以〔動〕化牛。
  上聯“酒誰沽”是主謂謂語句,“酒”是主語,主謂詞組“誰沽”作謂語;下聯“牛不飲”為“主狀謂”。上聯介詞“以”后面省略了“之”字,語法結構為“其〔定語〕志〔主〕姑〔狀語〕以之〔介賓結構作狀語〕寓〔謂語〕酒〔賓語〕”,下聯語法結構為“其〔定語〕道〔主語〕可以〔合成謂語〕化?!矂淤e結構作賓語〕。上下聯結構截然不同?!?br />   〔四〕本人還詳細分析了《民國名聯三百首》的詞性,遵守“詞性一致”的對聯只有34副,僅占11%,詞性不一致的達266副之多,占89%〔注2〕;其中屬于“死對死”的比例相當大,相應的語法結構同者較少,不同者較多,與上面歸納的情況基本吻合。
  由此可證,除開一部分名詞和一部分動態動詞不輕易與其它詞類相對之外,其余所有詞類〔包括方位名詞和靜態動詞〕全都無條件可互對。
  能不能用添加附加條件來彌補不足呢?顯然不可能: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詞類可以例外”來作“百分之幾詞性一致”的補充條件,豈不是搞笑?
  〔五〕“詞性一致”較之“詞性不同”沒有任何修辭功能上的優勢?! ?br />   對偶修辭功用主要是實現“對稱美”,工對的對稱美程度高于寬對。然而工對完全取決于古代小類,與現代詞性毫不相干?!叭藫]刀,狗喪命”和“山不斷,水無涯”這兩個例子最有說服力:
  “人〔名〕揮〔動〕刀〔名〕,狗〔名〕喪〔動〕命〔名〕”——此聯詞性完全相同,然而字字不工。
  “山〔名〕不〔副〕斷〔動〕,水〔名〕無〔動〕涯〔名〕”——此聯三分之二的詞性不同,然而字字工對:“山、水”是天文對地理;“不、無”是虛死字,都有“否定”義;“斷、涯”都有“邊際盡頭”的含義,故為工對?!舶矗捍寺撌恰堵暵蓡⒚伞返墓Ψ独??!?br />   又如:“下筆千〔數詞〕言〔名詞〕,出門一〔副詞〕笑〔動詞〕?!薄睬宕钤}于浙江貢院的名聯〕“千”和“一”是數目字,“笑”和“言”是人事門,故為工對。再如“獨〔形容詞〕角獸,比〔動詞〕目魚”〔魯迅〕“獨”是數目字,“比”有“二”義〔《說文》:二人爲從,反從爲比〕,屬于數目對的工對。類似范例比比皆是。
  綜上所述,“詞性一致”根本不是對偶必須遵守的法則,加之根本不具備修辭功能上的優勢,哪有半點作用和意義?
  
  三、“結構一致”之弊
  
  我國古代語法研究很不發達,常識告訴我們,古代優秀偶句作品決不可能結構完全一致。事實正是這樣:
  〔一〕著名修辭學家王希杰在《漢語修辭學》里明確指出,對偶的“結構相同或者近似”〔注3〕;語法學家黃伯榮、廖序東的《現代漢語》也指出,對偶的“結構相同,或大致相同”〔注4〕。
  〔二〕我選取了《唐詩三百首》五七言律詩作為樣本,對頷聯和頸聯里的261聯對偶句的語法結構進行了分析:結構完全一致者僅有65聯,僅占24.9%,結構不同者196聯,達75.1%之多〔注5〕。結構不同者,有的相似,有的截然不同;截然不同者往往是工對,試舉三例:
  
  親朋〔主〕無〔謂〕一字〔賓〕,
  老病有孤舟?!捕鸥Α兜窃狸枠恰贰?br />   出句是單句,對句是省略主語的緊縮復句:〔我〕老了病了,只剩下了孤舟。
  
  晴川歷歷漢陽樹,
  芳草萋萋鸚鵡洲?!泊揞棥饵S鶴樓》〕  
  這是兩個有缺省的詩句,意思是:“隔著晴日照耀的江水,漢陽的樹木清晰可見;鸚鵡洲上的芳草長得很茂盛”。上聯“歷歷漢陽樹”為定中結構。下聯“芳草萋萋”是主謂結構。整句結構因缺省而無法分析,反正是迥異,然而對仗極其工穩。
  
  波上馬嘶看棹去,
  柳邊人歇待船歸。
  出句是緊縮復句,多有省略,意思是,岸上的人聽見馬在波上嘶鳴,定睛一看,原來馬在船上,隨船而去。對句為單句,結構為“柳邊〔狀〕人〔主〕歇〔謂〕待〔謂〕船〔兼語〕歸〔謂〕”。此聯結構迥異,卻為工對?!   ?br />   由此可見,“結構一致”根本不是對偶的必要條件,從而不可能是必須遵守的基本法則。
  〔三〕“結構一致”并不具備修辭優勢
  工對取決于古代小類是否相同,與結構沒有必然聯系。仍以“人〔主〕揮〔謂〕刀〔賓〕,狗〔主〕喪〔謂〕命〔賓〕”和“山〔主〕不〔狀〕斷〔謂〕,水〔主〕無〔謂〕涯〔賓〕”為例。前者結構一致詞性也一致卻是寬對,后者結構不同詞性也不同卻是工對。
  類似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前面所舉的工對“下筆千言,出門一笑”里,“千言”是定中結構,“一笑”是定中結構;工對“獨角獸、比目魚”里,“獨角”是定中關系而“比目”是動賓結構。上文所舉唐詩三百首里結構不一致的工對實例,也是典型例證。
  綜上所述,詞性一致和結構一致根本不是對偶的必要條件,而且較之“兩個不一致”根本不存在修辭功能上的優勢。因此它們決不可能是對偶必須遵守的基本法度。
  
  四、語法分析法的錯誤根源  

  語法分析法捉襟肘見是有更深層次的原因的。
  我們首先要弄明白對偶“對稱美”的準確涵義,才有可能有的放矢。
  對稱現象普遍存在于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不同領域對于對稱的定義是不同的。
  在物理和數學中,對稱是指某種“變換下的不變性”,例如在能量守恒定律里,能量的形態〔動能、勢能、化學能、電能……〕可以不斷變化,但能量總值不變,這就是對稱。顯而易見,這是一種能量總值的“同一性對稱”,而能量形態的“相似性對稱”與它們定義中的“對稱”毫無關系。
  文學藝術“對稱美”的欣賞是一種審美活動,只有那些能被審美知覺明顯感知的“相似性對稱現象”才屬于“對稱美”范疇,而不能被審美知覺明顯區分的“同一性對稱現象”根本不在“對稱美”定義的范疇之內。
  以服飾對稱美為例,人們欣賞的只是能明顯感知的“視覺形象的相似性對稱”,至于對稱雙方的材質是不是“同一性對稱”是不關心的;只要能形成“視覺形象的相似性對稱”,材質不同也無所謂的;反之,即便材質完全相同,卻不能形成“視覺形象的相似性對稱”,仍然無對稱美可言?! ?br />   對偶修辭的語義對稱與語法功能對稱的地位,與服飾對稱美里的“視覺相似性對稱”和“材質同一性對稱”大致相當。顯而易見,審美知覺能夠感知的對稱因素只能是詞語意義所傳達出來的“動靜虛實、聲光色影”之類的“相似性對稱”,至于語法功能是不是“同一性對稱”與對偶修辭所需要的“對稱美”毫不相干。理由有二:  
  第一,語法功能是否“同一性對稱”,很大一部分是很難被欣賞者察覺的。以“此時知不死,昨日即前生”為例,連小學生都能察覺“此時”和“昨日”是時間意義的相對,誰也不會去注意〔更多的是根本不知道〕它們的語法功能差異〔“此時”是狀語,“昨日”是主語〕;即便有人察覺了,也絲毫不會損害“時間對時間”的“相似性對稱美”。最有力的證明是:古代優秀偶句作品充斥著大量“兩個不一致”的現象,而那些頑強恪守語法分析法的專家學者們中,竟然沒有一個人發覺了;要是發覺了,他們哪會把不符合兩個一致的合格作品拒之門外呢?
  第二、對偶的語義“相似性對稱美”與語法功能根本沒有必然因果關系。一方面,只要虛實死活大類一致,無論語法功能是否同一,一定是合格的對偶;可見合格與否完全取決于語義,與語法功能無關;另一方面,只要字類小類一致,無論語法功能是否同一,一定是工對;與之相反,盡管語法功能完全同一,只要字類小類不一致,一定不是工對??梢妼ΨQ美程度的高低,同樣完全取決于語義對稱相似程度,與語法功能無關。
  對偶也的確存在可以被審美知覺明顯感知的“相似性結構”——字義“虛實死活”的組合結構,可簡稱“虛實結構”。
  雙音字組、三音字組和四音字組是古漢語最常見的字組形態。其中,雙音字組的“虛實結構”是基礎,一共有九小類:雙實、雙活、雙死;上實下活、上實下死;上活下實、上活下死;上死下實、上死下活。三音字組和四音字組的虛實結構是雙音字組的擴展。
  《縹緗對類》從頭至尾就是在歸納“一字的虛實屬性,以及雙音字組、三音字組和四音字組的虛實結構”。古代私塾教學生對對子,就是從短到長地訓練學生掌握這幾種基本虛實結構。熟悉了它們,根本不需要任何語法知識的幫助,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寫出合格的對偶句來。
  也許有人問,既然古人對對子根本不考慮語法關系,可為什么實際創作中,“兩個一致”有一定程度的吻合率呢?原因很簡單:
  第一,古代字類是意義的分類,而現代詞類分類以語法功能為主,兼顧意義,且兼顧了意義的詞語占有很大比例,因此古代字類一致時,必然連帶出現部分詞性一致的現象;范疇越小的工對,詞性一致的可能性越大,如數目對主要是數詞,顏色對主要是形容詞,方位對主要是方位名詞……〔請注意:“主要是”不等于“全部是”〕
  第二,“虛實結構”一致,同樣也會連帶出部分結構一致的現象,具體說:“雙實、雙活、雙死”并列結構的可能性很大;“上實下活”和“上實下死”大都是主謂結構;“上活下實”大都是動賓結構;“上活下死”大都是動補結構;“上死下實”大都是定中結構,“上死下活”大都是狀中結構。范疇越小的工對,結構一致的可能性越大,例如“通用門”的雙虛死中,“南來北至第八”主要是狀中結構,“人間世上第十一”主要是方位詞組,“渾無僅有第十八”主要是狀中結構……〔請注意:“主要是”不等于“全部是”〕
  換言之,“兩個一致”有一定程度的吻合率,不過是“字類一致”和“虛實結構一致”的連帶相應而已,前者是因,后者是果。作為寫作對偶的形式法度而言,對類法已經足夠了,語法功能的分析是完全多余的。
  語法分析法反果為因,錯誤地把語法功能的對稱當成了對偶的必要條件,完全無視語義對稱的決定性作用,把大量有違兩個一致的優秀作品拒之門外,違背了對偶修辭本質特征的需求,這才出現上述捉襟肘見的弊端。
  其實,一些當代語言學家已經觀察到了對偶的本質特征,開始用現代語義學的“類義關系”來解釋對偶的基本特征〔詳見下篇〕,已經很接近古代對類法的本原了,只可惜還沒有深入下去作系統性的研究。這個任務只能依靠吾輩同人的共同努力了?!   ?br />   
  下篇 古法新銓
  
  語義對稱是對偶修辭的本質特征,古代對類法正確地利用字義的對稱,比較完美地滿足了對偶的本質需求。古法也有不足之處,主要是字類定義、字類分類以及對偶法度都還不夠嚴謹。本文將根據現代語義學的基本原理,重新整理和改進古代對類法,試圖使之更加完備和簡易。
  
  一、字類新銓
  
  字類的分類是對類法的關鍵。字類里的“字”,指音形義三位一體的單個漢字以及字組〔古人稱之為“字截”〕。
  字類分類純粹只看字義,根本不考慮語法功能。為避免先入為主,初學者最好盡量把語法知識忘掉,這是入門的捷徑?! ?br />   〔一〕虛實死活大類的分類
  《縹緗對類》的“習對發蒙格式”指出:“蓋字之有形體者謂‘實’,字之無形體者謂‘虛’;似有而無者為‘半虛’,似無而有者為‘半實’。實者皆是死字,惟虛字則有死有活。死,謂其自然而然者,如‘高、下、洪、纖’之類是也?;?,謂其使然而然者,如‘飛、潛、變、化’之類是也。虛字對虛字,實字對實字,半虛半實者亦然?!鼻叭烁爬藥拙湓挘骸盁o形可見為虛,有跡可指為實,體本乎靜為死,用發乎動為生,似有似無者半虛半實?!备鶕鲜龆x,比對《縹緗對類》實例可知:
  實字是表人和事物名稱的字,可簡稱“名物字”。
  虛字是只表事物的狀態性質以及協助表意的字,可簡稱“狀態字”。
  虛字又下分活字和死字;活字是“動態虛字”,死字是“靜態虛字”。如圖所示:
  
    ↗實字            〔名物字〕
  字  
    ↘  ↗活字〔動態虛字〕
     虛字            〔狀態字〕 
       ↘死字〔靜態虛字〕
  
  按:“死字”有廣義和狹義之分,狹義專指靜態“虛死字”,廣義把靜態的實字也包括在內。本文只取狹義。
  可采用排除法分類。首先判別表名物的實字和動態的活字,這是極易區分的。實字活字之外,統統是死字。這一方法太簡易,連小學生都很容易掌握。能正確區分大類,寬對法則易于反掌。
  
  〔二〕字類小類的分類
  字類小類是虛實死活的下位亞類。它們是根據語義學中的“類義關系”分的類,同樣與語法功能毫不相干?! ?br />   所謂“類義”是一群字詞共有的相類似的“上位義”,這一群字詞可以根據此上位義而歸為一類。如“父、母、兄、弟、叔、伯”的上位義是“親屬”,可以歸納為“親屬類”;“紅、藍、黃、白、黑”的上位義是“顏色”,可以歸納為“顏色類”。請參看電大教材《現代漢語講義》對“類義”的解釋〔注3〕。顯而易見,古代字類小類的名稱,大都是它們的“類義”。有的語法教材稱“類義”為“對義”〔注4 〕,“對義”顯然有“意義對稱”的含義。
  現代語義學是語法學的配套學科,重點放在“類義詞”上,同類的類義詞一般都詞性相同。而古代對類法單純為古典對偶修辭服務,根本不考慮語法功能,基本單元是“字”,所以只能是“類義字”。對于“類義關系”的要求也比現代語義學更靈活寬松,主要依賴“語感”:
  字與字之間,只要有某一明顯相同的義項,能相互呼應而引起聯想,它們就是類義字。以形容詞“扁〔舟〕”和動詞“比〔目魚〕”為例,它們根本不表數,僅僅隱含有“一”和“二”的含義,就屬于數目字。這種主要依賴于“語感”的寬泛靈活的類義關系,是不被現代語義學所承認的。了解這一特點,能給字類分類帶來很大的方便。
  顯而易見,“實字、活字、死字”同樣是根據類義關系分的類,只是它們的上位義“名物義、動態義、靜態義”更抽象寬泛而已。
  請注意:“類義關系”是對類法的根本大法;在特殊情況下,類義關系是可以超越“虛實死活”的〔詳見后文〕。
  
  二、寬對新銓
  
  “寬對”和“工對”是個相對概念。工寬之分,王力先生說得很精辟:范疇越小越工。
  〔一〕寬對
  所謂寬對,就是類義范疇最寬的對偶。其具體法度是“實字對實字、活字對活字、死字對死字”,逐字對類即可。
  “虛實、動靜”是我國古典藝術理論最常見的美學概念,這就是虛實死活能形成寬對的美學基礎。
  要想輕松地寫出合格的寬對,必須熟練地掌握雙音字組、三音字組和四音字組的“虛實結構”。
  雙音字組的虛實結構是基礎,一共有九小類:雙實、雙活、雙死;上實下活、上實下死;上活下實、上活下死;上死下實、上死下活。三字組和四字組是兩字虛實結構的擴展。
  熟悉了這些虛實結構,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寫出任何合格的對偶。例如:
  
  月圓|人共圓|,看雙影|今宵|,清光|并照|;
  客滿|樽俱滿|,羨齊眉|此日|,秋色|平分|。
 ?。?br />   實活|實死活| 活死實|死實| 死實|死活|
  
  同是寬對法則,古法極易而今法極難,簡直有天壤之別。如此簡單易行的古法棄之不顧,偏要固執地抓住煩瑣復雜且積弊難返的今法不放,真令人難以理解?! ?br />   
  〔二〕半寬對
  為了加強寬對的工細的程度,古人還把實字和虛字繼續兩分,以縮小類義的范疇。實字下分全實字和半實字,虛字下分全虛字和半虛字。按:古人不提“全”只提“半”;實字就是全實字,虛字就是全虛字。
  “全”與“半”是抽象程度的區別,五官的具體感知是主要判斷依據。
  1、實字和半實字  
  實字是有形可見的具象名物字,半實是無形可見的抽象名物字,如:聲、色、光、影……
  2、虛字和半虛字
 ?、佟√摶钭趾桶胩摶钭?。
  虛活字:不是人類專用的動態字。如:飛、翔、發展、流駛……來、去、敲、打……”。
  半虛活字:人類專用的動態字。如:言、笑、說、道、夸、論、謂、惜、羨、慕……。
 ?、凇√撍雷趾桶胩撍雷?br />   虛死字:五官不能具體感知,或雖然能感知,但十分抽象的死字就是虛死字。前者是沒有實在意義,只有語法意義的字,如“乎、者、也、矣、焉、哉”,后者如表程度范圍的的字“很、頗、十分、都、俱”,指代字“之、何、彼”,等等?!?br />   半虛死:五官能具體感知的死字就是半虛死,現代的形容詞所對應的字大都是半虛死。有五個特色鮮明的半虛字,經常用來構建工對,它們是:①顏色字:赤、橙、黃、綠……;②數目字:一、二、三、孤、獨、諸、眾……③單位字:丈、顆、層、疊、縷……;④氣候字:寒、熱、溫、涼、陰、晴、暑、凍……⑤方位字:東、南、西、北、中……
  全實對全實、半實對半實、全虛對全虛、半虛對半虛,當然比全半互對的寬對略微工一點,故可稱之為“半寬對”。
  古人并不提“半寬對”的名頭,通通稱之為“寬對”。虛字與半虛的界線比較模糊,若區分有困難時,可以忽略不計,并不影響寬對的把握,一律視為虛字寬對即可。
  
  三、工對新銓 
  
  字類小類是為工對服務的。一些聯律文章認為工對只與實字有關,與虛字無干,是不正確的。
  語言中的實字最多,范疇小的小類自然也最多。但活字和死字〔特別是死字〕下面也有范疇小的小類,也是工對不可忽視的因素。結合《縹緗對類》和其它論述字類的文章,可作如下的歸納:
  〔一〕實字小類  
  對偶論文最常見的實字小類有二十多個,如:天文、地理、時令、顏色、數目、花木、飛禽、走獸、魚蟲、人倫、文學、感情、人事、文史、形體、宮室、器物、珍寶、中藥名、軍事、飲食、文具、衣飾、人名、地名……
  〔二〕虛字小類
  1、活字小類
  從實用角度看,活字可分為三個小類:①動作行為字;②變化字;③心理活動字。顯而易見,這三個小類自對,自然可以增加工細的程度。
  3、死字小類
  根據《縹緗對類》的記載,歸納了幾種常見的死字小類:
  顏色字、數目字、單位字、方位字、指代字、語助字〔乎也類〕、判斷字、能愿字、象似字、程度范圍字?!舶矗赫Z助字不等于現代語法學里的助詞,可參見上篇死字“乎也類”的解釋?!?br />   這些虛字小類的自對,當然有助于工細的程度。
  〔三〕臨時性小類
  如果身邊沒有《縹緗對類》之類的工具書,還可以根據“范疇越小越工”的原則,觀察字匯之間的“類義關系”,自行臨時靈活地歸納小類。例如:時間、地點、人物、職業、職位、氣候、節氣、水域、建筑、交通、農具、武器、工業、農業、商業、軍事、網絡……
  本節是對《縹緗對類》所介紹的工對的初步探索,還很不成熟,有待大家作進一步的深入研究。如果有心人能出版《縹緗對類》或《對類》,將是對聯界的福音。
 
  四、虛實死活的互變
  
  在不同的語境里,字義往往變化,虛實死活有可能互變,識別稍微難一點??梢杂袃煞N方法辨識:
  第一、仍然不考慮語法,根據變化后的字義與定義對照,也應當容易辨識。其原則是:1、虛字“對象化”、“名物化”時就變成實字。如:“人皆愛美”里的虛死字“美”是“愛”的對象,“小兒好動”里的虛活字“動”是“好”的對象,它們“名物化”了,就轉化為實字了。2、非活字動態化了,就變成活字。如“曉鏡但愁云鬢改”不能解釋為“早晨的鏡子只愁云鬢改變了顏色”,只能解釋為“早晨照鏡子的時候……”,故“鏡”不實指鏡子,而是“照鏡”之意,實字變成了活字。又如“春風又綠江南岸”里的“綠”是“吹綠”的意思,死字變成活字。3、非死字具備“靜態意義的非名物字”特征時,就變成死字。如“鏡花水月”里的實字“鏡”表示“花”的存在狀態〔鏡中的花〕,變成了虛死字。又如“流水不腐”里的活字“流”并非直接描繪“流動”,而是說明水的存在狀態,活字變成死字。
  第二、我們可以借鑒最粗疏的語法結構常識辨識虛實死活的互變:  
  1、實字和活字一旦充當修飾語〔修飾語包括“定語、狀語、補語”;究竟屬于哪一種修飾語可無須辨析〕,就變成死字了。如:  
  五千里秦樹蜀山,我原過客;
  一萬頃荷花秋水,中有詩人。
  “過”為活字,“詩”為實字,都作修飾語而變“死字”,故可對。
  2、虛字一旦充當主語或賓語,就變成實字了。例如:
  絕交流俗因耽懶〔死字〕;
  出賣文章為買書〔實字〕?!沧灶} 郁達夫〕
  按:“懶”本為死字,此處作“耽”的賓語,變實字,故可與實字“書”相對?! ?br />   3、實字和死字一旦充當常軌謂語〔按:非常軌的主謂謂語和名詞性謂語不在此例〕,就變成活字了。
  艷福晚年多,人成佳偶;
  春光先日到,天結良緣。
  “多”是死字充當謂語,依稀有“增多了”之義,變活字,故可對活字“到”?! ?br />   按:語法分析法對古典對類法的借鑒作用僅在此處了。
  
  五、虛實死活的超越
  
  任何理論都是有漏的。許多古今優秀的偶句里,個別字眼超越了虛實死活,卻仍然保持了鮮活的對稱美。主要有兩種情況:
  1、符合傳統對仗辭格的偶句。如:自對,借對,同義連用字,反義連用字,聯綿字,疊字,趣聯巧對〔回文對、嵌名對、無情對……〕。它們可能局部甚至全部超越虛實死活法度?! ?br />   2、有明顯相似的義項,可不考慮虛實死活。
  如“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一聯里,“邊”為實字,“盡”為虛活字,本不可對,但“邊”有“邊際盡頭”之意,“盡”也有“盡頭”之意,故可對?!堵暵蓡⒚伞返姆独吧讲粩?,水無涯”也有類似情況?! ?br />   又如“青山不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這里的“墨”是“用墨畫畫”的意思,是活字,“弦”是實字,似乎是失對,但對稱美往往建立在“直覺聯想”之上,粗粗一看,“墨”和“弦”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文人雅士最喜歡的“琴棋書畫”,故為工對。再如“此時知不死〔活字〕,昨日即前生〔實字〕”〔齊己《新秋枕上聞蟬》〕“死”對“生”為工對,也是一個道理。當然,解釋為“借對”也不算錯,所謂借對也不過是“直覺聯想”的一種說辭而已。
  字類的本質特征是“類義關系”,而“有明顯相似的義項”的字就是類義字,這才是對偶最基本的大法。
  
  六、“兩個一致”的類義化新法
  
  如果不熟悉古代對類法,而且依戀“兩個一致”法則,我們也可以取消詞類的語法功能辨析,只考察詞語意義,把語法學的“詞”轉變成“類義字”式的“類義詞”,就可以把“兩個一致”法轉換成可行的對類法,可稱之為“兩個一致對類法”。其具體法則如下:  
  〔一〕“兩個一致對類法”的詞類定義和分類    
  “兩個一致對類法”的“類義詞”只有三種:“類名詞”、“類動詞”和“通用詞”。
  1、類名詞〔簡稱名詞〕:表示人和事物的名稱的詞。
  2、類動詞〔簡稱動詞〕:具有“動態”意義的詞,常見的動態意義有動作、行為、發展、變化和心理活動等等。
  3、通用詞:名詞和動詞之外的所有“靜態詞”,再加上“方位名詞”和“靜態動詞”,就是通用詞?! ?br />   按:通用詞里常見靜態動詞有——判斷詞“是、為”,助動詞“能、愿、欲、可……”,其它靜態動詞“有、無、象、似、如……”。
  我們應當注意三點:
  第一、對類法里的“類義詞”不考察語法功能,這是它與語法學“詞類”的最根本區別。例如語法學名詞的定義是:表示人和事物的名稱的詞,主要充當主語和賓語。而“類名詞”不考察它們充當什么句子成分,只看詞匯意義。余可類推。
  第二、“類義詞”不區分語素、詞和詞組;只根據音節的多寡分為單音詞、雙音詞、三音詞和多音詞。只要字數相等,類義詞類相同即可對。
  第三、通用詞包含了十一個現代詞類〔可參見虛實死活的分類〕,由于“兩個一致”法只能形成寬對,寫作工對完全依賴于古代小類,寫作寬對時就根本沒有必要細辨具體的通用詞究竟是哪一種現代詞類了,這是御繁為簡的關鍵。
  〔二〕兩個一致寬對法則  
  兩個一致寬對法則有四條?! ?br />   1、語意節奏對稱
  語意節奏對稱指詞語意義分割之后的可能性停頓必須對稱。
  古典詩詞對偶的語意節奏對稱可以寬松一點,只求句中大停頓對稱即可,小停頓可以不對稱。例如: 
   
  三十一/年‖還|舊國,
  落花/時節‖讀|華章?! 舶矗骸啊北砭渲写箢D,“|”表句中小頓?!?”表不對稱的小頓?!?br />   
  對聯一般要求小頓后的小停頓也對稱。如:
  
  月圓‖人|共圓,看‖雙影|今宵,清光|并照;
  客滿‖樽|俱滿,羨‖齊眉|此日,秋色|平分。
  
  2、在語意節奏對稱的前提下,類義詞類一致〔即:類名詞對類名詞,類動詞對類動詞,通用詞對通用詞〕,就是合格的寬對。先看單音詞的詞類是否一致,若單音詞詞類不一致,再看雙音詞乃至雙音詞是否一致。例如:
  
  何處‖非|祇園|精舍;
  此間‖即|慧海|慈航。
  
  單音詞“慧”為通用詞,“祇”為名詞,不對;然雙音詞“祇園”為名詞,“慧?!币酁槊~,故可對。
  
  3、詞類的互變,分三種情況:①動詞和通用詞當主語或賓語時變成名詞;②名詞和動詞充當修飾語〔定語、狀語或補語;定語和狀語無須細加辨析〕時變成通用詞;③名詞和通用詞充當常軌謂語〔名詞謂語和主謂謂語除外〕時變成動詞。實例可參見上文的《虛實死活的互變》?! ?br />   4、“兩個一致”的超越
  詞性不一致,結構也不一致,有兩種情況仍然可對:①符合傳統對仗辭格的偶句;②有明顯相似的義項,可不考慮兩個一致??蓞⒁姟段?、虛實死活的超越》。
  兩個一致對類法與字類對稱法本質是相同的,大家可隨意選擇。
  
  七、對稱與對稱破缺的巧妙結合
  
  1995年,諾貝爾獎金得主物理學家李政道博士在題為《對稱與不對稱》的文章里指出:“藝術和科學都是對稱與不對稱的巧妙組合”。
  以服飾美為例:中山裝是根據嚴格對稱的理念設計的,卻依然在紐扣處出現了破缺。西裝設計則充分體現了“對稱與破缺巧妙的結合”的理念:不對稱的小口袋的點綴,導致了西裝比中山裝更美。又如服飾諸多對稱元素中,單手佩戴的玉鐲和戒指,鬢角偏插的絨花,旗袍偏在一邊的掩襟,都是對稱與破缺巧妙結合的范例。巧妙的對稱破缺就是美學中的“殘缺美”;維納斯的斷臂就是巧妙對稱破缺的極致。若無這些巧妙的“殘缺”點綴,對稱將變得僵硬死板;“對稱與破缺的巧妙組合”才是對稱美的真諦。
  這兩個特點普遍存在于對聯“音形義”的對稱美之中,可以說是研究對聯形式的綱。
  古代優秀偶句作品里,經常見到大部分字屬對工穩,而極個別字完全失對的作品,它們就是“對稱與不對稱的巧妙組合”的范例。最典型的例子是李商隱《無題詩》里的名聯“身無彩鳳雙飛翼〔實〕,心有靈犀一點通〔活〕”這種殘缺美的句式得到眾多詩人的青睞,如阮元的名聯“下筆千言〔實〕,出門一笑〔活〕”,“黃鶴一去〔活〕不復返,白云千載〔實〕空悠悠?!薄泊揞棥饵S鶴樓》〕,“為我一揮〔活〕手,如聽萬壑〔實〕松?!薄怖畎住堵犑裆椙佟贰场案≡埔粍e〔活〕后,流水十年〔實〕間?!薄岔f應物《淮上喜會梁川故人》,“寒枝一綻〔活〕已春色,輕萼數點〔死〕亦幽香?!矎埦诱对伣瓰I梅得陽字》”〔張居正《詠江濱梅得陽字》〕,“一身〔實〕去國六千里,萬死〔活〕投荒十二年”〔柳子厚《別舎弟宗一》〕……
  它們好比是美神的殘臂,不但不會損害對稱美,反而呈現出巧妙的“殘缺美”。它們就是“對稱與不對稱的巧妙組合”的典型范例。
  《縹緗對類》也有很多這樣的范例,如:
  
  天風塔六面七層〔死〕供養十方三寶,
  地理圖萬邦一統〔活〕包含四海九州。
      
  道德〔實〕五千言乘牛出函谷,
  腰纏〔活〕十萬貫騎鶴上揚州?!?br />   
  類似的失對例子在《縹緗對類》里還有很多,它們是作為范例出現的,可見古人并不以之為病,反而是一種值得倡導的“殘缺美”。
  “對稱與不對稱巧妙的結合”原則是對類法寬對的重要補充。一來它為古人喜用的個別字眼失對的妙聯找到了理論依據,二來也可看成是“死對死”的補充說明。
  相對于“實對實”和“活對活”而言,“死對死”的范疇更寬,某些實在太寬泛的死對死,其對稱美程度是比較低的,有人甚至認為是“失對”,從而懷疑“無條件死對死”的合理性。優秀作品總是工寬相結合的,這種所謂失對的死對死夾在工對里面,不妨看成是被法則允許的特殊的“巧妙的對稱破缺”,不就釋懷了嗎?
      
  八、工寬基本法則的綜合運用
  
  古今優秀偶句,完全寬對的很少,字字俱工者也不太多,工寬相結合的作品占有很大的比例。當內容與對偶法則相矛盾時,就不在乎個別字眼失對;只要有工對作烘托,反而可以呈現出“對稱與不對稱巧妙的結合”的殘缺美來。
  綜合運用上面介紹的多個基本法度,對偶句是很容易把握和寫作的。下面我們嘗試用綜合運用的方法,賞析部分對偶句的工寬情況〔按:字類對稱法分析的下面附加了“兩個一致法”的分析,這兩種方法大家可根據自己的喜好任意選擇〕:
  
  有客|臨舟|懷帝子;
  何人|下榻|學陳公?!搽蹰w 劉宗輝 〕
 ?。?br />   死人|活器|活人- 〔字類對稱法〕 
  字物|字物|字名-
  寬工|寬工|寬工工
 ?。 ?br />   通人|動器|動人- 〔兩個一致法〕
  用物|詞物|詞名-
  
  按:“有”是靜態的死字,故可與“何”相對;“帝子”對“陳公”是人名對人名的工對,內部還有更工的成分:“子”對“公”是尊稱對尊稱的工對?!?br />   
  盛唐|詩酒|無雙士,
  清蓮|文菀|第一家。
 ?。   ?br />   死實|文實|死數實〔字類對稱法〕 
  字字|學字|字目字
  寬寬|工寬|寬工寬  
 ?。?br />   通名|文名|通數名〔兩個一致法〕
  用詞|學詞|用目詞
  
  按:“無”是靜態死字,“第”也是靜態死字,故可對。有的語法書認為“第”是名詞,有的語法學認為是助詞,這種辨析在字類里完全是多余的。
  
  寒枝|一綻|已春色,
  輕萼|數點|亦幽香?!矎埦诱对伣瓰I梅得陽字》
 ?。?br />   死花|數破|乎死花 〔字類對稱法〕
  字木|目缺|也字卉  
  寬工|工妙|工寬工  〔按:“妙”是“巧妙的對稱破缺”之意〕
 ?。?br />   通花|數破|乎通花 〔兩個一致法〕
  用木|目缺|也用卉 
  
  綜合運用本文歸納的工寬法則寫作對偶句是很容易的,至于如何綜合運用得巧妙,就得依賴作者自己的知識積累和藝術修養了。
   
  
  結束語
  
  自從對偶語法分析法誕生以后,“兩個一致”論成了對偶修辭理論的主流,古代對類理論幾乎被時代遺忘了。
  多家大學教材、修辭著作、詩詞格律乃至對聯理論,均把“兩個一致”當成對偶必須遵守的法則。眾多文學雜志錄用對偶作品,各種對聯比賽或征聯活動,往往把大量符合字類理論但有悖兩個一致的優秀作品視為失對而不予采納;古代偶句千姿百態、靈動飛揚的藝術風格退化了。這種違背藝術規律的舉措,正如我一個朋友所說:培養出只會寫貌似工整的“死對”的一代人。
  繼承和發揚古代優秀遺產,利用現代語義學的理論,整理和改進古代對偶法則,使其變得既嚴謹合理,又簡單易行的有力工具,是促進我國對偶理論研究和創作的有效途徑。
  本文不過是這種努力的第一步,不足甚至錯誤的地方肯定存在,有待于大家共同努力,逐步使之臻于成熟。

  
  

注釋:  
〔1〕孫則鳴《論對仗理論中王力語法分析法的失誤》《再論王力對偶理論的錯誤根源——兼論字類對稱法與詞類對稱法的短長》,二文原載中國楹聯學會會刊《對聯文化研究》總第13期和總第20期。
〔注2〕孫則鳴《“民國名聯三百首”詞性異同統計報告書》,原載《中國楹聯論壇》和《國粹論壇》。
〔注3〕王希杰《漢語修辭學》,北京出版社1983年出版。第197頁。
〔注4〕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下冊,甘肅人民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479頁。
〔注5〕孫則鳴《唐詩三百首對仗句結構異同分析》,原載《中國楹聯論壇》和《國粹論壇》。
〔注6〕電大現代漢語講義編寫組編寫《現代漢語講義》上冊,中央廣播電視大學出版社1985年出版。第192頁。
〔注7〕曹煒《現代漢語詞義學》,學林出版社2001年出版。第103至115頁。
  
  
  附件:《不同詞性且結構不同的“死對死”范例》
  例1
  舞干戈于〔介〕兩階,
  織玉帛者〔代〕萬國。
  例2
  如〔動〕此而〔連〕已矣,
  其〔助〕斯之〔代〕謂歟?! ?br />   例3
  唐虞于〔助〕斯為〔動〕盛,
  管晏如〔動〕彼其〔助〕悲?!   ?br />   例4
  一〔數〕介不〔副〕以取人,
  片〔量〕言可〔動〕以折獄?! ?br />   例6
  天長地久有時盡〔動〕
  月白風清如夜何〔代〕  
  例7
  水共長天同〔動〕一〔數〕色,
  雪兼皓月兩〔數〕交〔動〕暉?! ?br />   例8
  無〔動〕山秀似巫山秀,
  何〔代〕水清如河水清?! ?br />   例9
  鸚鵡能〔動〕言爭〔動〕似鳳,
  蜘蛛雖〔連〕巧不〔副〕如蠶?! ?br />   例10
  菁菁者莪在〔動〕彼〔代〕中〔方位〕沚,
  翙翙其羽亦〔副〕傅〔動〕于〔介詞〕天?! ?br />   例11
  宰予晝寢于〔介〕予與何〔代〕誅,
  子貢方人夫〔助〕我則不〔副〕暇。
  例12
  月如弓星作彈難〔形〕打飛禽
  雷震鼓電揚旗能〔助〕驅妖獸  
  例13
  欠〔動〕食飲泉白水如〔動〕何〔代〕得飽,
  故〔形〕人做墨黑土終〔副〕是〔動〕難為?! ?br />   例14
  蚳龜之為士未〔副〕可以〔動〕言歟,
  仲弓之問仁請〔助〕事斯〔代〕語矣?! ?br />   例15
  誦其詩讀其書謂之〔代〕學矣
  張我弓挾我矢必也〔助〕射夫  
  例16
  明月照霜霜照月霜月交〔動〕光,
  碧天連水水連天水天一〔數〕色?! ?br />   例17
  圣人之道高如天不〔副〕可〔動〕及也〔助〕,
  君子之交淡如水久〔形〕而〔連〕敬之〔代〕。
  例18
  山水得之〔代〕心醒能〔動〕述以〔連〕文也,
  風月長如〔動〕此顧安〔副〕所得〔動〕酒乎?! ?br />   例19
  點爾何〔代〕如赤爾〔助〕何〔代〕如各〔代〕言其〔代〕志,
  回雖不〔副〕敏雍雖〔連〕不〔副〕敏請〔動〕事于〔介〕斯。
  例20
  作為〔動〕文章揚雄相如最〔副〕善〔形〕鳴者〔代〕,
  措諸〔代〕事業管仲晏子可〔動〕復〔副〕許乎〔助〕。
  例21
  澄潭之遠映晴天上下兩〔數〕重〔量〕星斗,
  滄海之靜涵明月高低相〔副〕對〔動〕河山。
  例22
  相如沽酒酒誰〔代〕沽其志姑〔副〕以寓酒,
  巢父飲牛牛不〔副〕飲其道可〔動〕以化牛。
  例23
  呂須之擲金錢無〔動〕為他人之所〔助〕守,
  亞父之碎玉斗已〔副〕知吾屬之為〔動〕俘。
  例24
  用之則行舍之則藏唯〔助〕我〔代〕與〔連〕爾〔代〕有〔動〕是夫
  危而不持顛而不扶則〔連〕將〔副〕焉〔副〕用〔動〕彼〔代〕相矣
  例25
  雞鳴犬吠相〔副〕聞達乎四境而齊有〔動〕其〔代〕地也
  獸蹄鳥跡之〔連〕道交于中國舉舜而〔連〕敷〔動〕治焉
  例26
  天風塔六面七〔數〕層供養十方三寶,
  地理圖萬邦一〔副〕統包含四海九州。
  例27
  月明星稀鵲南飛,無〔動〕枝可〔動〕依,方〔副〕信投林之不易
  夜靜水寒魚不餌,滿〔形〕船空〔形〕載,應〔動〕知下釣之實難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1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微信分享
沙發
發表于 2015-10-6 19:16:58 | 只看該作者
可見三羊的:


三羊總論孫逐明老先生的《對聯形式總論》〔上〕〔對偶法則部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發表于 2015-10-6 19:28:07 | 只看該作者
五、虛實死活的超越
  任何理論都是有漏的。許多古今優秀的偶句里,個別字眼超越了虛實死活,卻仍然保持了鮮活的對稱美。主要有兩種情況:
  1、符合傳統對仗辭格的偶句。如:自對,借對,同義連用字,反義連用字,聯綿字,疊字,趣聯巧對〔回文對、嵌名對、無情對……〕。它們可能局部甚至全部超越虛實死活法度。
  2、有明顯的一致上位義項者可對,可不考慮虛實死活。
  如“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一聯里,“邊”為實字,“盡”為虛活字,本不可對,但“邊”有“邊際盡頭”之意,“盡”也有“盡頭”之意,故可對?!堵暵蓡⒚伞返姆独吧讲粩?,水無涯”也有類似情況。
  又如“青山不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這里的“墨”是“用墨畫畫”的意思,是活字,“弦”是實字,似乎是失對,但對稱美往往建立在“直覺聯想”之上,粗粗一看,“墨”和“弦”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文房四寶,故為工對。當然,解釋為“借對”也不算錯,所謂借對也不過是“直覺聯想”的一種說辭而已。
  字類的本質特征是“類義關系”,而“有明顯相似的一致義項”的字就是類義字,這才是對偶最基本的大法。
==============================================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邊,動詞!

青山不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
墨,名詞!

【“墨”和“弦”】不是【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文房四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地板
 樓主| 發表于 2015-10-6 19:42:53 | 只看該作者
修正:墨和弦給人的第一印象是"琴棋書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草席
發表于 2015-10-6 19:57:28 | 只看該作者
又如“青山不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這里的“墨”是“用墨畫畫”的意思,是活字,“弦”是實字,似乎是失對----------------------------------
既然,墨是【用墨畫畫】的意思,不墨,就是就是【不畫】了。不畫,何來【千秋畫】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6#
發表于 2015-10-6 20:14:20 | 只看該作者
用現代漢語語法的基本方法和基本術語準確描述對偶理論,才是正確的選擇。

不是說現代漢語語法就不能挨對聯的邊。之前的錯誤,僅僅是由于認識不到位,導致描述不準確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7#
發表于 2015-10-6 20:17:25 | 只看該作者
劉可亮 發表于 2015-10-6 20:14
用現代漢語語法的基本方法和基本術語準確描述對偶理論,才是正確的選擇。

不是說現代漢語語法就不能挨對聯 ...

這回,丑時不【丑】?。。。?!
祝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8#
發表于 2015-10-6 20:21:06 | 只看該作者
不是所有的“對稱破缺”都能成就對聯作品的藝術魅力。孫先生該部分只是流于一般的常識,而未深涉取舍之法。
這正是我學習您的文章希望讀到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
發表于 2015-10-6 20:21:45 | 只看該作者
在進一步討論之前,我們必須明確一個重要原則:任何形式系統的基本法度必須是充必條件,決不能是充分條件;作為形式系統能否成立的標準來說,充分條件不但多余,而且制造不必要的麻煩和危害。舉個簡單的例子:已經結婚生子的人必定是成年人,但“結婚生子”決不是成年的標準,只有“年滿十八周歲”才是成年的標準。二者的區別在于:“結婚生子”只是成年的充分條件,不是充必條件;唯有“年滿十八周歲”才是成年的充必條件;判斷成年與否,只需考察年齡已經足夠,至于是否“結婚生子”是根本不需要考察的;偏要去考察,豈不是庸人自擾和自討苦吃?
=========================================
【字類】也好,【詞類】也好,【事類】也罷,都是對仗的【充分】,而不是對仗【必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0#
發表于 2015-10-6 22:24:27 | 只看該作者
三羊 發表于 2015-10-6 20:21
在進一步討論之前,我們必須明確一個重要原則:任何形式系統的基本法度必須是充必條件,決不能 ...

是方法,不是規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
 樓主| 發表于 2015-10-6 22:25:39 | 只看該作者
劉可亮 發表于 2015-10-6 20:14
用現代漢語語法的基本方法和基本術語準確描述對偶理論,才是正確的選擇。

不是說現代漢語語法就不能挨對聯 ...

“字類一致”是因,“兩個一致”是果,”兩個一致“是“字類一致”的連帶效用,文章應當論述得很透徹了。既然“兩個一致”是果,乃至于具備了充分條件的性質,語法條件當然不可能與對聯的修辭手法不挨邊。但是,我們不用因來構建對偶的法度,卻用果來構建;這種反果為因的方法,怎么可能正確?

先生認為“用現代漢語語法的基本方法和基本術語準確描述對偶理論,才是正確的選擇”,先生得用事實來證明您的選擇的正確性——就請先生用正確的方法來“準確”描述對偶如何?先生做不到這一點,就只能是一句空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2#
發表于 2015-10-6 23:05:3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三羊 發表于 2015-10-6 20:17
這回,丑時不【丑】?。。。?!
祝賀!


   孫先生的主要觀點是正確的。只不過,他在論述時運用了很多內涵和外延具有飄忽性的概念,注定會陷入爭執的旋渦中,永難脫身。
    或者說,類似三羊式的糾纏,很無聊??次囊粗髁饔^點,而不在從“飄忽處”進行不必要的糾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3#
發表于 2015-10-6 23:15:12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6 22:25
“字類一致”是因,“兩個一致”是果,”兩個一致“是“字類一致”的連帶效用,文章應當論述得很透徹了。 ...


    孫先生這話就有些霸蠻了。您的標題中的“摒棄今法”,強調徹底劃清界限,不嚴密!(現代漢語畢竟是今人的“語言”,怎么可能無法用它準確描述對偶理論?此乃基本常識),我提出我的觀點,為什么一定要親自演示才不是一句空話?

    巧的是,我還真不怕您將軍?!秾β?,不對稱藝術》中有一篇回答了這個問題,您可一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
發表于 2015-10-6 23:33:3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6 22:41
一篇文章,不可能面面俱到,如何使得對稱與對稱破缺能巧妙地結合,不是本文的任務。
在論壇上,第一次提出 ...


    孫先生的確是率先用一段話(非一篇)論述過對稱與不對稱,也僅此而已。拙作并沒有否定,且有推崇,有引用。
    《五朵金花》無緣得見,我也無從參考。
    從最近幾天的交流來看:孫先生并未真正閱讀我的文章,但已多次作出不負責任的否定式,或攻擊式評價。什么叫“沒沾邊”?是誰還不一定呢:)作為一個有很深學養的長輩,如此言行,令人意外。至于誰握住了真理,不在耍嘴皮吧!

    大約多年來在很不健全的網絡對聯理論界,弱肉強食,您長期被攻擊,也不自覺具有主動攻擊性了,我能理解:)
    說實話,我為對聯理論界的老前輩們間形成的“抬杠鏈“而遺憾。你們這是干嘛呢?讓后輩見笑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5#
 樓主| 發表于 2015-10-7 09:03:56 | 只看該作者
劉可亮 發表于 2015-10-6 23:33
孫先生的確是率先用一段話(非一篇)論述過對稱與不對稱,也僅此而已。拙作并沒有否定,且有推崇,有引 ...

我還想跟劉先生澄清一下。

在《國粹論壇》里,先生和葉落無痕可以說是我的最主要的同盟軍。我和先生都主張對聯是對稱與不對稱的藝術,這是其他人不能接受的。所以我根本沒有攻擊先生的主觀意愿。只是個人生性比較耿直,喜歡直來直去,越是好朋友說話就越直率,如石銘先生是我最親密的合作伙,我們在學術觀點上有分歧,彼此批評毫不客氣。我對劉先生的文章的批評,也是我的真實觀感。只是你我尚無深交,應當是我說話太唐突了,請你原諒?!仓劣趬永锬切┕粑业奶?,我已經一概不予理睬了〕

我對先生文章的個人總觀感是:羅列的對聯不對稱的現象,很有價值;缺憾是不得究竟,很多地方的解說似是而非,嚴重削弱了它的價值;正因為不得究竟、說不清原理,所以創造了許多新術語,用新術語來作為重要理論支撐,以彌補不得究竟的缺陷,導致論述比較繁瑣〔關于新造術語問題,我以前跟先生交流過〕。至于哪些地方不得究竟,我已經根本沒有精力討論了〔近幾年我基本上不上網寫文章了,我的一些易學學生繼續向我求教,我也一律謝絕了〕,敬請原諒。我的看法肯定不一定對,但的的確確是我真實的看法,希望先生明白我的初衷。

衷心祝愿先生研究有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6#
發表于 2015-10-7 10:13:0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理解萬歲!
    觀點難統一,只要持據論理,言辭何妨犀利。當然,恪守道德底線是基本的。
    我用了兩年認真研讀能找到的對聯理論文章,當然也包括孫先生的諸多篇章。您還提及一個叫白樺林的提到過不對稱。這些都是可貴的思想萌芽。但沒達到這一高度:用矛盾對立統一的觀點看待對稱與對稱破缺,構建理論體系。否則,孫先生當把研究重心移于更有價值的體系構建了。
    先生的主流觀點是正確的。之所以這些年麻紗不斷,原因就在于論述繁復,且有飄忽性。為證古今法之別,篇幅夠驚人的。
    相反,我論述的是一個體系,不但方式比您的簡潔多了,關鍵是無飄忽性。只要不是胡攪蠻纏,擺事實,講道理,將有寧日。
    同樣,拙著是理論體系的一個架子。有待大部頭來豐盈。(連前言中的這句話都沒看到,先生大約是瞄了一眼吧。這個不強求。但評價、批駁他人觀點,先得了解其觀點,對么?)即便如此,我于對聯“對稱與對稱破缺”的研究所達之深度,應該暫時比先生深多了。先生以淺譏深,只有一個解釋:沒深入閱讀而評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7#
發表于 2015-10-7 11:09:2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五朵金花》剛才拜讀了??偟膩碚f當然不錯啦。但也僅限于簡述,屬于思想的萌芽。逃不出唯物辯證法的五指山。
    先生如果有興趣通讀拙著,將發現:圍繞對聯理論,五條原理均有清晰的表述。也算所見略同吧。當然,不強求閱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8#
發表于 2015-10-7 13:00:5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呵呵,居然有讓唯物辯證法不及萬一的東東在:)
    既未透徹,焉知其然?又如何作判斷,下結論?

    值得強調的是:理論需要哲學基礎。理論者只需要保證觀點立穩就行。至于他本身對哲學鉆得是否深,與文章質量并無對應關系。以此批彼,可謂不得要領。
    經常有自詡腹笥高深者借以嚇人,實則是同等性質之謬。其邏輯就是:我很博,所以你錯。(這是題外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9#
發表于 2015-10-7 13:50:51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呵呵!孫先生的文章總是被糾纏著批,看來自身也是有一定原因的。
    很簡單,我閱讀了《五朵金花》,明白了五條原理的簡介,又熟悉自己的文章,當然可以做出判斷。如果您認為我偏差了,屬自詡,那就證明一個結論:您的簡介寫得不到位。
    說了那是哲學問題以此批彼之外的題外話嘛,我是針對網絡對聯理論界有很多故作高深者,順便提一句。包括很多糾纏孫先生的人,如鋼棒就如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0#
發表于 2015-10-7 15:46:55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7 14:21
  先生若只是批評我自己的文章淺薄,沒關系,我的文章本來就很淺薄,何況說我的文章一文不值的人多著哪。 ...


    ??!幾時批評了石銘淺???
    我只閱讀了《五朵金花》,您回頭看看我的評語,并無此意?!督鸹ㄗ蟮馈凡⑽撮喿x,未作評價。我強調的是:您的哲學方面的修為再高,和您、我的對聯理論文章的質量之間,有關系嗎?只要觀點立得穩就行。您一再誤讀了。

    難以跳出唯物辯證法的五指山,是指從屬關系。您反說“不及萬一“,按您的理解,不是評價我的老師馬克思淺薄嗎?我還沒意見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1#
發表于 2015-10-7 15:50:0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7 14:05
呵呵,先生不承認自己自詡,認為自己有資格貶低石銘的文章,有資格判斷自己“圍繞對聯理論, ...


    “自然即中,使然則偏“,強調對聯界以高對稱度為追求的價值觀是偏執的,應使之在合理區域按規律自然分布,即是拙著主要觀點之一。
    您可自己去閱讀,指出并未詮釋“中道原理”的證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2#
發表于 2015-10-7 16:45:57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7 16:20
  呵呵、試比較:  
  劉先生:
   “自然即中,使然則偏“,強調對聯界以高對稱度為 ...

求得了“此有”也就同時求得了“彼有”。
本來還想批駁一下這個觀點的偏差??吹綄O先生也露出了這般姿態,和鋼棒的行為何異?罷了:))就當我進來開了個玩笑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3#
發表于 2015-10-7 17:22:26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7 16:52
中道原理的對與錯,你我缺乏交流的平臺,我不會跟你爭論的。

我只想證明,你根本沒有看懂石銘的文章,卻 ...


    哈哈,孫先生自認為沒看懂石銘的文章,不要拉上我。自己承認未看透徹,居然能評價別人,真是高明。提醒您,也沒真正看懂我的觀點。
    我只閱讀了《五朵金花》中的對五條原理的簡介,不知還有什么左道,所以有“萌芽”之說,請問誰能讀出譏諷的意思來?因這句歪曲的話,就再反駁一句。
    歪曲,孫先生居然也無限接近鋼棒了。這個老先生并不可憐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4#
發表于 2015-10-7 17:32:39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7 17:15
劉先生,我們的基本觀點是一致的,細節有分歧很正常,我們倆還是握手言和吧,正如您所說,就當進來開了個玩 ...

 我辯論無數,見識過各色人等,不會放心里去的。您是長輩嘛,輕視一下我也沒關系。但在具體問題上,據理力爭,是必須的。
  愿以下共勉:
  梁啟超曾經盛贊清代考據學者“科學的研究法”、“科學的研究精神”。他總結清人考據有以下這樣十種特色:
  8.辯詰以本問題為范圍,詞旨務篤實溫厚。雖不肯枉自己意見,同時仍尊重別人意見。有盛氣凌轢,或支離牽涉,或影射譏笑者,認為不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5#
發表于 2015-10-7 17:49:43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7 17:39
嘻嘻,我沒那么狂妄,敢自栩自己完全讀懂了石銘的金花左道。此書以很大篇幅涉及丹道,那是我望之卻步的領 ...

暈死!我已反復強調還無緣閱讀《金花左道》,什么時候說讀懂了?我只是了解了五條原理,并說拙著中有清晰表述。
如果我及讀者對五條原理真的理解不到位,很大可能是問題出在《五朵金花》的作者身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6#
發表于 2015-10-7 22:49:13 | 只看該作者
古法也好,今法也好,說到底只是方法而已。如果是用不同的方法去研究一個未知的事物,是有可能得出不同的結果的。但是如果只是用不同的方法去描述一個已知的事物,是不應該把這個事物描述成兩個不同的事物的。用現代語法來描述對仗的規則,并不一定就會“兩個一致”。比如王力先生就是用現代語法來描述對仗規則的,但是他并不主張“兩個一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
 樓主| 發表于 2015-10-8 06:20:34 | 只看該作者
  時兄,的確,古法和今法都不過是描繪同一以事物對偶的兩種方法,一是古代的對類法,二是現代的語法分析法。同一事物當然允許多種方法來描述,例如描述語法的語法體系,當代已經有十多個??梢杂枚鄠€描述,自然有優劣正誤之分;既有優劣正誤,自然應該客觀地分析比較。個人認為,描述對偶的兩種方法,古法較優〔不是沒有缺點,文中已經提及〕,而今法較劣,弊大于利。我已經說明,純屬一己之見,不足之處難免,請大家批評指正。

  其次,本文并沒有針對任何個人,當然包括王力先生。以前我指名批評王力先生是網上辯論的產物,是回答朋友們的指責而造成的;如果只是某人主張兩個一致,就根本不值得專文批評的。本篇只是針對當今修辭界帶有普遍意義的觀點而發。


  據我所知,至少有四大塊的著作均旗幟鮮明地主張對偶必須兩個一致。

  第一、語法界。我手邊有多部語法著作均主張都必須兩個一致。順手能拿到的就有中央廣播電視大學張斌編寫的現代漢語教材:嚴對〔按指古典詩詞和對聯里的對偶〕,要求上下字數相等,結構相同、詞性相對,平仄相同,沒有重復的字?!驳?47頁〕。

  第二。修辭界。多部修辭專著均持此論?!参业脑S多書已經捆起來了,手邊暫時沒有?!?br />
  第三。詩詞格律專著。手邊能拿到的就有賀巍的《詩詞格律淺說》、郭鳳仁的《簡體格律詩入門圖》和涂宗濤編寫的《詩詞曲格律綱要》。如《詩詞曲格律綱要》中冊第32頁:對仗“要求句型一致,詞性相同,實詞對實詞,虛詞對虛詞”。

  第四。聯律界。我所看到贊同“兩個一致”的對聯理論家就不下十四家?!苍Y料網友貼在《國粹論壇》上,一時查不到〕。修訂之后的《聯律通則》“第一章 基本規則”就明確規定兩個一致〔結構一致修改為結構相應〕與古法互補:

  第二條詞性對品。上下聯句法結構中處于相同位置的詞,詞類屬性相同,或符合傳統的對仗種類。

  第三條結構對應。上下聯詞語的構成,詞義的配合,詞序的排列,虛詞的使用,以及修辭的運用,合乎規律或習慣,彼此對應平衡。

  王力先生也應當是曾經主張兩個一致的學者之一,有他的專著和主編的教材為證:  
  “駢偶(對仗)的基本要求是句法結構的相互對稱:主謂結構對主謂結構,動賓結構對動賓結構,偏正結構對偏正結構,復句對復句。古代雖沒有這些語法術語,但事實上是這樣做的?!薄叭绻M一步分析,駢偶不僅要求整體對稱,而且上下聯內部的句法結構也要求一致:主語對主語,謂語對謂語,賓語對賓語,補語對補語,定語對定語,狀語對狀語?!薄餐趿Α豆糯鷿h語》中華書局1981年版第三冊第1224至1226頁?!?br />   “對仗要求詞性相對,名詞對名詞,形容詞對形容詞,動詞對動詞,副詞對副詞,上文已經講過了。此外還有三種特殊的對仗:第一是數目對……第二是顏色對……;第三是方位對……?!薄懊~還可以分為若干小類,如天文、時令、地理等?!餐恍☆愊鄬?,詞性一致,句型又一致,叫做工對(就是對得工整)?!薄餐趿Α对娫~格律十講》〕
  王力先生為自己的“詞性一致”觀點曾經自我作過檢查,以前的曾經撰文作了詳細的介紹。

  正因為“兩個一致“是很大一部分專家學者的共識,才導致我寫了此文。

  也許本文持論過于絕對,考慮把文章標題改為《弘揚古法是完善對偶理論的最佳途徑》,基本觀點也改為”今法弊多利少“,而古法更加簡單易行之類的話語。此外,弘揚古法是我的最主要的主張,古法寬對的最大障礙是“死對死”,要證明“死對死”不受詞性一致的約束,就變得不批評兩個一致?;蛟S本文把批評兩個一致的內容大部分刪去,只留下證明死對死不受詞性一致的證明也行。本文本來就是征求意見稿,只要是合理的批評,我都會接受的。


  不知時兄還有其它批評意見沒有?望不吝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
發表于 2015-10-8 08:04:25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7 18:06
看不懂這五篇文章也不怪你,它們本來就是給學易和學丹道的學生看的,大家有基礎,自然容易接受,局外人難 ...

  唉!孫先生可能沒有意識到一個情況:總是主觀地認為他人在領悟《金花左道》上能力比您差?! 『芏嗳硕加羞@種類似的“優勢意識”,故經常造成與人交流的走樣而不自知。

  我還沒閱讀,不敢說比您領悟力好,也不敢說比您領悟力差。我相信大部分人的領悟力都和我們差不多,都能看得懂。如果情況不是這樣,那就只有一個結論:作者石銘的文字表達還不到位。(就如同佛經的翻譯或解讀,是有水平差別的。)
  當然,您作為老先生,可以說走過的橋比我走過的路還多。問題是,當我走的橋和您現在一樣多時,您現在的優勢就不存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發表于 2015-10-8 08:33:00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8 06:20
  時兄,的確,古法和今法都不過是描繪同一以事物對偶的兩種方法,一是古代的對類法,二是現代的語法分析 ...

  回歸正題吧。
  我在6樓第一個回復,意見和時老的幾乎一致。孫老在樓上又拋出古法優于今法之說,不敢茍同。之前,也有過今法優于古法之說,同樣不敢茍同。
  正確的觀點應當是:無優劣之分。今人用今法比用古法更便利一點。有必要用今法來準確描述對偶理論,以更利于溝通與傳播。
  描述同一個事物,不同的語言尚可以翻譯,同樣是漢語,用今法描述古代對偶理論,應該難度更小一點。只要拋棄愚蠢的“兩個一致”的規定來描述客觀事實,問題不就解決了么?
  四百多年前,徐光啟用古法尚可翻譯《幾何原本》,說明沒有什么鴻溝不能逾越。當然,今人還是習慣于用今法來描述《幾何原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0#
發表于 2015-10-8 19:45:24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8 08:45
我也回歸正題。按先生的說法,別人的“對聯是對稱的藝術”與先生的“對聯是不對稱的藝術”也應當無優劣之 ...

    呵呵!不用去益陽核實,孫先生的確是我湖南人,霸蠻得很,也好玩得很。
    這樣的話題我就不做反駁了哈:)讓先生贏,高興高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1#
發表于 2015-10-8 19:59:07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孫逐明 發表于 2015-10-8 08:59
此外,先生認為放棄“兩個一致”,用更先進的現代理論解釋,與我的意見正好相同。

我與先生不同的地方在 ...

    現代語義學。孫先生試定義之,否則沒法交流。

    現代漢語語法又不是洪水猛獸,干嘛避之猶恐不及,一定要與之劃清界線?就用它分析分析詞性、句子成分、結構,幫助人們清晰地認識上下聯句有別于對稱的參差之情狀,更真切地感受不對稱美,當然可行,且有意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2#
 樓主| 發表于 2015-10-11 11:28:07 | 只看該作者
上篇增加了四、語法分析法的錯誤根源 ,是重要補充。

  四、語法分析法的錯誤根源  

  語法分析法捉襟肘見是有更深層次的原因的。
  我們首先要弄明白對偶“對稱美”的準確涵義,才有可能有的放矢。
  對稱現象普遍存在于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不同領域對于對稱的定義是不同的。
  在物理和數學中,對稱是指某種“變換下的不變性”,例如在能量守恒定律里,能量的形態〔動能、勢能、化學能、電能……〕可以不斷變化,但能量總值不變,這就是對稱。顯而易見,這是一種能量總值的“同一性對稱”,而能量形態的“相似性對稱”與它們定義中的“對稱”毫無關系。
  文學藝術“對稱美”的欣賞是一種審美活動,只有那些能被審美知覺明顯感知的“相似性對稱現象”才屬于“對稱美”范疇,而不能被審美知覺明顯區分的“同一性對稱現象”根本不在“對稱美”定義的范疇之內。
  以服飾對稱美為例,人們欣賞的只是能明顯感知的“視覺形象的相似性對稱”,至于對稱雙方的材質是不是“同一性對稱”是不關心的;只要能形成“視覺形象的相似性對稱”,材質不同也無所謂的;反之,即便材質完全相同,卻不能形成“視覺形象的相似性對稱”,仍然無對稱美可言?! ?/font>
  對偶修辭的語義對稱與語法功能對稱的地位,與服飾對稱美里的“視覺相似性對稱”和“材質同一性對稱”大致相當。顯而易見,審美知覺能夠感知的對稱因素只能是詞語意義所傳達出來的“動靜虛實、聲光色影”之類的“相似性對稱”,至于語法功能是不是“同一性對稱”與對偶修辭所需要的“對稱美”毫不相干。理由有二:  
  第一,語法功能是否“同一性對稱”,很大一部分是很難被欣賞者察覺的。以“此時知不死,昨日即前生”為例,連小學生都能察覺“此時”和“昨日”是時間意義的相對,誰也不會去注意〔更多的是根本不知道〕它們的語法功能差異〔“此時”是狀語,“昨日”是主語〕;即便有人察覺了,也絲毫不會損害“時間對時間”的“相似性對稱美”。最有力的證明是:古代優秀偶句作品充斥著大量“兩個不一致”的現象,而那些頑強恪守語法分析法的專家學者們中,竟然沒有一個人發覺了;要是發覺了,他們哪會把不符合兩個一致的合格作品拒之門外呢?
  第二、對偶的語義“相似性對稱美”與語法功能根本沒有必然因果關系。一方面,只要虛實死活大類一致,無論語法功能是否同一,一定是合格的對偶;可見合格與否完全取決于語義,與語法功能無關;另一方面,只要字類小類一致,無論語法功能是否同一,一定是工對;與之相反,盡管語法功能完全同一,只要字類小類不一致,一定不是工對??梢妼ΨQ美程度的高低,同樣完全取決于語義對稱相似程度,與語法功能無關。
  對偶也的確存在可以被審美知覺明顯感知的“相似性結構”——字義“虛實死活”的組合結構,可簡稱“虛實結構”。
  雙音字組、三音字組和四音字組是古漢語最常見的字組形態。其中,雙音字組的“虛實結構”是基礎,一共有九小類:雙實、雙活、雙死;上實下活、上實下死;上活下實、上活下死;上死下實、上死下活。三音字組和四音字組的虛實結構是雙音字組的擴展。
  《縹緗對類》從頭至尾就是在歸納“一字的虛實屬性,以及雙音字組、三音字組和四音字組的虛實結構”。古代私塾教學生對對子,就是從短到長地訓練學生掌握這幾種基本虛實結構。熟悉了它們,根本不需要任何語法知識的幫助,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寫出合格的對偶句來。
  也許有人問,既然古人對對子根本不考慮語法關系,可為什么實際創作中,“兩個一致”有一定程度的吻合率呢?原因很簡單:
  第一,古代字類是意義的分類,而現代詞類分類以語法功能為主,兼顧意義,且兼顧了意義的詞語占有很大比例,因此古代字類一致時,必然連帶出現部分詞性一致的現象;范疇越小的工對,詞性一致的可能性越大,如數目對主要是數詞,顏色對主要是形容詞,方位對主要是方位名詞……〔請注意:“主要是”不等于“全部是”〕
  第二,“虛實結構”一致,同樣也會連帶出部分結構一致的現象,具體說:“雙實、雙活、雙死”并列結構的可能性很大;“上實下活”和“上實下死”大都是主謂結構;“上活下實”大都是動賓結構;“上活下死”大都是動補結構;“上死下實”大都是定中結構,“上死下活”大都是狀中結構。范疇越小的工對,結構一致的可能性越大,例如“通用門”的雙虛死中,“南來北至第八”主要是狀中結構,“人間世上第十一”主要是方位詞組,“渾無僅有第十八”主要是狀中結構……〔請注意:“主要是”不等于“全部是”〕
  換言之,“兩個一致”有一定程度的吻合率,不過是“字類一致”和“虛實結構一致”的連帶相應而已,前者是因,后者是果。作為寫作對偶的形式法度而言,對類法已經足夠了,語法功能的分析是完全多余的。
  語法分析法反果為因,錯誤地把語法功能的對稱當成了對偶的必要條件,完全無視語義對稱的決定性作用,把大量有違兩個一致的優秀作品拒之門外,違背了對偶修辭本質特征的需求,這才出現上述捉襟肘見的弊端。
  其實,一些當代語言學家已經觀察到了對偶的本質特征,開始用現代語義學的“類義關系”來解釋對偶的基本特征〔詳見下篇〕,已經很接近古代對類法的本原了,只可惜還沒有深入下去作系統性的研究。這個任務只能依靠吾輩同人的共同努力了?!   ?/fon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3#
 樓主| 發表于 2016-4-16 16:58:47 | 只看該作者
  本文已在中國楹聯學會會刊《對聯文化研究》總第27期2016年2月刊出。本人以前的有關論文觀點與本文相悖者均以本文為準。  
  對偶和平仄法度在古人眼里只不過是十分簡單的常識。由于資料的缺乏,加之某些學者的誤導,這兩大常識卻成了現代人創作對聯的攔路虎。
  可以認為,古代對偶法則的本來面目已經初步澄清了。我還準備針對對聯的平仄聲律〔包括馬蹄韻〕寫一篇論文,本人的對聯理論研究就可以基本告一段落了。

  下一篇文章初步擬名《《弘揚古法是完善聲律理論的必由之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4#
發表于 2016-4-18 23:34:52 | 只看該作者
        《縹緗對類》,通過字的研究,因為字的含義不同,虛實不同,有的字具備多種含義,放在對聯里面,就可以用無情對中的字字對。仿佛“果然一點不相干”。古人論述的幾十種對法,就是對聯的一種非常系統的總結。通過對法,擴展到聯句,形成了珠聯璧合?!堵撀赏▌t》的制定,現在回頭來看,從一開始,就有一定的盲目性,急躁性,脫離了對聯民俗文化的實際。用“聯律”去規范鑒賞,規范對仗的千變萬化,以及無視對聯對仗源遠流長的多元化內核。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面對古人和今人,以及后人,不知道會有何評價?
    孫先生的學術精神,值得人敬佩。用現代漢語,去充實,去解釋,去翻譯,去還原對聯本來面目,都是對的。即使掌握了大量現代語言的現代人,在對仗方面,還是遜色古人太多。我一直覺得,只有先還原對聯的多元化,在對仗的基礎上千變萬化的本來面目,才是進一步研究的真實基礎。另外,平仄的變化和安排也是很多的。任何離開對仗本質為基礎的研究,都是離題太遠。
   《聯律通則》已經公布實施了,我想不僅僅是古人、今人、還是后人,都希望見到一個事實,那就是那些人制定的,是那些人簽字同意實施的。公布這些人的名單。才是尊重歷史。
     古人留下對聯這一古文化的瑰寶,實際上它就是繼詩詞曲賦之后,只保留對仗精髓,無視約束性文體的一種突破,更接近群眾,更體現民主,自性,更加放縱和自由的文體。如果說古詩是老者,詞是婉約的女子,那么對聯就是青年。是整個古文化寫作方式和白話文寫作開始的一個重要銜接點。------這個就是為什么清聯和民聯成為一個鼎盛的原因。而網絡對聯的興起,實際上是一種尋根式的結合。為什么古人沒有在詩律、詞律的基礎上留下聯律呢?因為古人對于這樣一種以對仗為核心的自由文體,充滿了希望。他們想讓它更加壯大,一直到它能夠真正脫穎而出的時候,最終形成它自己的套路或者是“聯律”。但是,很不幸,八國聯軍來了,日本鬼子來了,抗美援朝來了,文化大革命來了,改革開放最后終于來了,然后有了電腦有了交流,然后我們來了?!疚覀儊砹酥?,寫出了幾乎所有朝代總和還要更多的對聯,我們的數量超越他們太多,我們每天不斷的流水作業,就是復制和模仿,還有去追求突破?!窟@個時候,對聯成為民俗文化,實用文體;成為中國文化的典型之一。也許《聯律通則》的制定是錯誤,但是如果能夠讓更多熱愛本國文化的人,了解對聯它真正的本來面目。也是一種進步。這也是我尊重孫先生實事求是學術精神的真正原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5#
發表于 2016-4-18 23:39:58 來自手機 | 只看該作者
一劍小樓春 發表于 2016-4-18 23:34
《縹緗對類》,通過字的研究,因為字的含義不同,虛實不同,有的字具備多種含義,放在對聯里面,就 ...

嘿嘿,你好有才華,懂這么多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6#
 樓主| 發表于 2016-4-19 08:40:36 | 只看該作者
一劍小樓春 發表于 2016-4-18 23:34
《縹緗對類》,通過字的研究,因為字的含義不同,虛實不同,有的字具備多種含義,放在對聯里面,就 ...

很高興先生了理解和支持。握手。以后加強聯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7#
發表于 2016-6-19 11:54:23 | 只看該作者
劉可亮 發表于 2015-10-6 23:05
孫先生的主要觀點是正確的。只不過,他在論述時運用了很多內涵和外延具有飄忽性的概念,注定會陷入爭執的旋渦中,永難脫身。
    或者說,類似三羊式的糾纏,很無聊??次囊粗髁饔^點,而不在從“飄忽處”進行不必要的糾纏。

【孫先生的主要觀點是正確的】?這只是你丑時的丑話而已。
丑時的丑話,來源于你丑時的不懂!
鷹擊長空
魚翔淺底
如果將“魚”換成“鸝”,“魚”和“鸝”,雖然事類相同能行嗎?與“鷹”相互對仗的字,必須具備能夠充當主語成分,難道不是語法問題嗎?能否充當主語成分與修辭何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8#
發表于 2016-6-19 11:57:17 | 只看該作者
劉可亮的理論,給對聯人的感覺是:
云山霧罩,顛三倒四,不知所云。
孫逐明的理論,給對聯人的感覺是:

趾高氣揚,專橫跋扈,不得要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9#
發表于 2016-6-19 17:51:32 | 只看該作者
三羊 發表于 2016-6-19 11:57
劉可亮的理論,給對聯人的感覺是:
云山霧罩,顛三倒四,不知所云。
孫逐明的理論,給對聯人的感覺是:

劉可亮的理論,給對聯人的感覺是:
云山霧罩,顛三倒四,不知所云。


這可能是一個很高的評價呀:)我相信三羊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感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0#
發表于 2016-6-19 18:38:44 | 只看該作者
劉可亮 發表于 2016-6-19 17:51
劉可亮的理論,給對聯人的感覺是:
云山霧罩,顛三倒四,不知所云。

你丑時的《破卻理論》,在理論上總是破卻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1#
發表于 2016-6-20 21:21:43 | 只看該作者
三羊 發表于 2016-6-19 11:54
【孫先生的主要觀點是正確的】?這只是你丑時的丑話而已。
丑時的丑話,來源于你丑時的不懂!
鷹擊長空

      如果單純從語法的角度來看問題,別說是“鸝翔淺底”,就是“虎翔淺底”也沒有錯?!胞Z翔淺底”之所以錯,不是錯在語法上,而是錯在常識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2#
發表于 2016-6-20 21:44:14 | 只看該作者
時習之 發表于 2016-6-20 21:21
如果單純從語法的角度來看問題,別說是“鸝翔淺底”,就是“虎翔淺底”也沒有錯?!胞Z翔淺底”之所 ...

是的!錯在邏輯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3#
發表于 2018-2-17 15:53:12 | 只看該作者
學習了,謝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44#
 樓主| 發表于 2019-1-23 19:29:33 | 只看該作者
  根據我在《對聯形式通論》里的最新研究,對于本文有所修正。
  現將有關論述引用于下:


第四節 詞類與字類的聯系和區別
 
  王力說:“詞的分類是對仗的基礎。古代詩人們在應用對仗時所分的詞類,和今天語法上所分的詞類大同小異,不過當時詩人們并沒有給它們起一些語法術語罷了。依照律詩的對仗概括起來,詞大約可以分為下列的九類:1、名詞 2、形容詞 3、數詞(數目字) 4、顏色詞 5、方位詞 6、動詞 7、副詞 8、虛詞 9、代詞?!?a href="http://www.auuwv.site/file:///E:/%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6%B3%95%E5%BA%A6%E9%80%9A%E8%AE%BA/%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9%80%9A%E8%AE%BA%E4%B8%8A%E7%AF%87.doc#_ftn1" target="_blank">[1]
王力的把古代的字類等同于語法學的詞類是根本性的錯誤觀點。
“詞類一致”只能構成寬對,其功能僅與古代字類中的“虛實死活一致”等同,故本節主要討論“虛實死活”與語法學“詞類”的聯系和區別。
我們必須明白,任何事物都有不同性質,根據不同性質可以有多種不同的分類,不同的分類各有自身的分類標準,不同的應用領域會選擇不同的分類方式。
詞類也有很多種不同的分類方式。例如,普通辭典是解釋詞語意義、用法的工具書,為了便于讀者查找,會選擇筆劃、讀音之類的標準區分詞類。除此之外還有“同音詞典”、“同義詞典”、“類義詞典”等;前者是根據語音分類,后者是根據不同的詞義范疇分類。
  語法學區分詞類的目的是為了“把話說通”,要想“把話說通”,就得有語法規則,即“組詞造句”的規則。其中,句子的基本單元“詞”的分類是語法規則的基礎。
  西方屈折體系語言形式標志發達,主要根據形式標志區分詞類。漢語形式標志不發達,分類標準就成了難題。當代語法界的共識是:“分類的依據是詞的語法功能、形態和意義。詞的語法功能是主要依據,而形態和意義則是參考依據?!?a href="http://www.auuwv.site/file:///E:/%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6%B3%95%E5%BA%A6%E9%80%9A%E8%AE%BA/%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9%80%9A%E8%AE%BA%E4%B8%8A%E7%AF%87.doc#_ftn2" target="_blank">[2]換言之,語法學的詞類主要是“語法功能”的分類。例如,名詞的定義是:動詞表示動作、行為、心理活動或存在、變化、消失等。動詞的主要語法功能有:①動詞能作謂語或謂語中心,多數能代賓語;②動詞能夠前面家副詞“不”,多數不能加程度副詞?!蹌釉~多數可以后帶“著、了、過”等表示動態?!?/font>
  三種標準中語法功能標準最重要,一旦語義標準與語法功能標準相沖突時,就只看語法功能。例如判斷詞“是”〔有的語法書稱之為“系詞”〕并不表“動作、行為、心理活動或存在、變化、消失等”,但它主要作謂語,后面可帶賓語,故劃入動詞范疇。余可類推。
  對聯理論中的字類不是為組詞造句服務的,純粹是為了實現字義對稱的目的服務的,只要是字義“相類”而能形成字義的對稱就達到了目的,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是根本不考慮語法功能的,因此屬對理論中的“字類”屬于語義學的分類。著名美學家朱光潛在《中國詩何以走上“律”的路》里以專門的章節討論了“律詩的特色在音義對仗”,認為“律詩有兩大特色,一是意義的排偶,一是聲音的對仗?!?a href="http://www.auuwv.site/file:///E:/%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6%B3%95%E5%BA%A6%E9%80%9A%E8%AE%BA/%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9%80%9A%E8%AE%BA%E4%B8%8A%E7%AF%87.doc#_ftn3" target="_blank">[3]〔著重號為我所加〕
  曹煒《現代漢語詞義學》“第八章現代漢語幾種主要詞義現象和關系”里就介紹了詞義四種關系:同義〔包括等義和近義〕,反義,類義和上下義。同義和反義大家都很熟悉,這里只介紹上下義和類義:
 
  所謂上下義關系,是指兩個外延具有包含與被包含關系的義位所形成的一種詞義關系。如“叫”的一個義位“人或動物的發音器官發出較大的聲音”同“吼”、“嘶”“啼”“嘯”“哨”等中表類似意義的一個義位就形成上下義關系,其中“叫”的義位是上義,“吼”等的義位是下義,就外延來看,“叫”的義位包含了“吼”等的義位;就邏輯關系來看.“叫”的義位為屬,“吼”等的義位為種,它們構成屬種關系。
  所謂類義關系,是指具有共同的上義義位的幾個下義義位所形成的--種詞義關系。如例(43)中的“柳樹”和“松樹”就構成類義關系,例(44)中的“狼狗”和“哈叭狗”,例(45)中的“碧螺春”和“龍井”等均構成類義關系。
  類義關系具有較強的層次性,如“狗”固然是“狼狗”等的上義義位,“羊”固然是“山羊”等的上義義位,而“狗”、“羊”等義是上義義位“家畜"的下義義位,而“家畜”呢,又是上義義位“動物”的下義義位。
  類義關系也具有交叉性,即處于類義關系中的幾個義位并非是固定不變的,而往往具有較大的自由度和較強的靈活性。如“教授”,既可同“副教授、講師、助教”等構成類義關系,成為“職稱”這個上義義位的下義義位;也可同“研究員、高工”等構成類義關系,成為“高知”這個上義義位的下義義位。
  類義關系包含反義關系。凡構成反義關系的兩個義位必定構成類義關系,如“大”和“小”的上義義位是“體積”或“數量”等,“長”和“短”的上義義位是“長度”“重”和“輕”的上義義位是“重量”,“冷”和“熱”的上義義位是“溫度”,“深”和“淺”的上義義位是“深度”等等,它們均構成一對對類義關系。
  類義關系也往往包含同義關系。凡構成同義關系的幾個義位往往也構成類義關系,如前面我們例舉的“叫”的幾個下義義位,既構成類義關系,也構成同義關系。但類義關系并不同于同義關系.例(43)、(44)、(45)中形成類義關系的幾個義位并不同義。[4]
  具有類義關系的詞,被稱之為“類義詞”。
  中央電大《現代漢語講義》是這樣解解類義的:“類義指的是某類相似之處的事物、性狀、動作等的意義。例如:‘紅’、‘藍’、‘黃’、‘白’、‘黑’等都有表示顏色的意義?!赣H’、‘母親’、‘叔叔’、‘伯伯’、‘妹妹’、‘哥哥’等,都有表示稱謂的意義?!?a href="http://www.auuwv.site/file:///E:/%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6%B3%95%E5%BA%A6%E9%80%9A%E8%AE%BA/%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9%80%9A%E8%AE%BA%E4%B8%8A%E7%AF%87.doc#_ftn5" target="_blank">[5]〔著重號為我所加〕
  周建設在《現代漢語》里指出:“內容意義上代表同一類事物的詞在詞匯系統中形成類義聚合,類義聚合中各詞彼此間互為類義詞”、“在漢語修辭中,類義詞對于‘對偶’的構成,常常有重要作用?!?a href="http://www.auuwv.site/file:///E:/%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6%B3%95%E5%BA%A6%E9%80%9A%E8%AE%BA/%E5%AF%B9%E8%81%94%E5%BD%A2%E5%BC%8F%E9%80%9A%E8%AE%BA%E4%B8%8A%E7%AF%87.doc#_ftn6" target="_blank">[6]
前幾年的“網上現代漢語”教材也指出:“類義詞還可以用來構成對偶句。例如: 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杜甫《絕句四首》之一) 詩中兩個對偶句都是利用類義詞來構成的:‘兩個’和‘一行’、‘千秋’和‘萬里’都是‘數量’相對,‘黃鸝’和‘白鷺’是鳥類相對,‘黃’和‘白’、‘翠’和‘青’是顏色相對,‘鳴’和‘上’、‘含’和‘泊’是動作相對。全詩對仗工整自然,充分顯示了類義詞在表達上的作用?!?/font>
  有的語法著作把“類義詞”稱之為“對義詞”,就是因為類義詞可以形成對偶的緣故。
  屬對理論中的“字”與語法學中的“詞”是有區別的,主要有兩點:
  第一、語法學的詞類分類標準主要看語法功能,只是兼顧意義;屬對理論里的字類的分類標準是語義,不考慮語法功能。
舉兩個常見的例子。王力把寬對中的“活字”說成是“動詞”,可在屬對理論里,活字只指動態意義的虛字,語法學里的判斷動詞“是”和能愿動詞“能”之類,因沒有動態意義,就不屬于活字,而屬于虛字中的靜態意義的死字〔詳見后面的分析〕。余可類推。
  第二、語法學的“詞”是能夠獨立運用的最小語言單位?!霸~”下面還有最小但不能獨立運用的“語素”。如“白菜”是能獨立運用的詞,“白菜”內部還有不能獨立運用的語素“白”和“菜”。屬對理論里的字類根本不考慮能不能獨立運用;換言之,字類里的單音詞和語素是等價的;二者只要意義相類,無條件地可對。
  語法學的詞類與對類理論的字類之所以容易混淆,是它們的區分法度有交集的緣故。古代字類純粹根據語義分類,語法學的詞類是以語法功能為主,兼顧語義;二者都有語義標準,王力把詞類與字類混為一談,根源就在這里。
  屬對理論的語義對稱與語義學的類義關系有聯系,也有區別。
  從本質上看,對偶修辭中的語義對稱實際上是一種“聯想義”的對稱,兩個字只要字義有聯系,能夠產生諸如呼應、映襯、對比、對照之類的聯想,也就形成了對稱了;這種有聯系的字義可稱之為“聯想義”,而“聯想義”就是對稱理論里的“對稱不變量”。前面已經提到,詞義的關系有四種:同義〔包括等義和近義〕、反義、類義和上下義。四種關系都屬于“聯想義”,故古代的字類對稱就把這四種聯想義全部包括進來了:
  1、對偶中的“反對”就是反義關系,如“白天”對“黑夜”;
  2、對偶中的“合掌對”就是同義關系,如“赤縣”對“神州”;
  3、類義關系是對偶法度中的主體,絕大部分偶句都是類義關系;
  4、上下義同樣也可以對偶,不過屬于寬對。如“中國有圣人”對“名山藏帝子”〔郭都賢《祖師殿聯》〕,“車馬滿門”對“芰菱何物”〔 李石冰《挽梁蕓青聯》〕;兩聯中的“人”對“子”,“物”對“門”,它們屬于上下義關系,而且相距的層次很遠,不但可以相對,而且很自然。
  綜上所述,字義對稱是十分寬泛的,語義學里的四種語義關系〔同義、反義、上下義和類義〕全部可以成對。其中,類義關系占有絕對的優勢,其它三種語義關系是類義關系的補充。


[1] 王力《詩詞格律》,中華書局,2009年版。第35頁。

[2] 梁珊珊《現代漢語詞類劃分問題研究》,原載《青年文學家》,2017年08期。

[3] 朱光潛《詩論》,江蘇文藝出版社2005年版。第118-205頁。

[4] 曹煒《現代漢語詞義學》,學林出版社,2001年。第113-115頁。

[5] 電大現代漢語講義編寫組《現代漢語講義》〔上冊〕,中央廣播電視大學出版社,1985年。第192頁。

[6] 周建設《現代漢語》,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中文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手機版|小黑屋|中國楹聯論壇 ( 滬ICP備11042154號

GMT+8, 2019-11-19 09: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三分彩五码